返回首頁

數據要素和信息技術雙輪驅動 助推數字經濟發展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 執行院長 盤和林中國證券報·中證網

  工業和信息化部日前發布《“十四五”大數據產業發展規劃》《“十四五”信息化和工業化深度融合發展規劃》《“十四五”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發展規劃》三個文件,為相關產業的“十四五”發展指明了方向。

  三個文件各有側重,但相互間又有密切聯系。數字經濟時代,數據要素和信息技術逐漸成為推動經濟發展的核心力量。立足新發展階段,貫徹新發展理念的一個重要行動就是挖掘數據要素的價值和推動信息技術的發展。三個文件有的放矢對這兩項進行了規劃布局,對要素市場發展、大數據優勢、產業發展基礎、產業鏈、產業生態以及數據安全等均作了詳細規劃。

  值得注意的是,《規劃》貼合實際,是充分結合了調研、座談成果而形成的立足當前發展現狀的指導性文件。這得益于我國多年來數字經濟的快速發展,沉淀了寶貴的發展經驗,這些經驗對于把握未來一個階段數字經濟發展脈絡有重要意義。

  保障數字經濟要素供應

  針對大數據產業發展,文件提出五個發展目標:產業保持高速增長,價值體系初步形成,產業基礎持續夯實,產業鏈穩定高效,產業生態良性發展。筆者認為,數據發展的前提是要有成熟的價值體系,當前,大數據產業蓬勃發展更多來自于特定企業對于數據價值的挖掘,數據的市場價值還較為模糊。一方面是數據作為要素在投入上有一定的特殊性,另一方面則是數據單體價值量和整體價值量有較大差異。因此,培育要素市場發展,不僅要重視要素的合規流動,更要重視要素的合理定價。

  除此之外,《規劃》提出打造繁榮有序產業生態,其中提到提升龍頭企業自主創新、產品競爭和知識產權布局能力,鼓勵“專精特新”中小企業發展。這些具體做法非常符合數字經濟的發展規律。

  數字經濟市場有著不同于傳統市場的特征,已經成長起來的龍頭企業往往有著雄厚的資金優勢和領先的技術優勢,從龍頭企業入手激活數據要素流通市場,推進數據的應用,從而推動技術進步,推動生產力提升是相對簡單的。不過,這并不意味著龍頭企業會理所應當享有優勢市場地位,以當前的數字技術發展,龍頭企業的發展也存在邊界,邊界外的細分市場需要中小企業作為補充,這正是強調中小企業“專精特新”的意義所在。龍頭企業實際上在市場中起到了聚集和帶動作用,利用自身已有的優勢,加強與中小企業的合作,形成密切的數字經濟發展網絡,各類企業側重各自發展的比較優勢領域,最大限度提升市場整體業績表現。

  釋放數字經濟創新活力

  軟件的重要意義毋庸置疑。2021年前三季度,我國軟件業完成業務收入6.9萬億元,同比增長20.5%。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已經成為推動我國經濟發展,推動經濟結構優化的重要力量,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成為釋放數字經濟創新活力的重要驅動力量。

  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的發展關鍵在于企業,基于我國的市場優勢,我國有相對完善的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產業鏈,但不足之處在于產業鏈較為脆弱,核心技術有待提高。近年來,為了推動我國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發展,我國不斷改善數字治理環境、推動數據要素流通等方式。同時,針對信息保護、網絡安全、數字治理環境等產業發展中存在的實際問題,相關部門也有針對性地開展規范性立法,優化軟件信息產業發展的外部環境。《規劃》再次對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布局,既是對前述做法的一種鞏固,同時也是對未來發展布局。

  當然,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發展一定要立足于傳統產業和軟件信息產業的結合。前三季度,工業軟件產品收入1683億元,同比增長18.8%,占軟件產品收入的9.4%。我國工業軟件應用快速增長,特別是面向石油石化、電力等重點行業。我國通過軟件信息技術和實體經濟的融合,推動產業數字化、信息化、智能化、網絡化,并以此為基點,提升我國制造業的生產效率,推動我國制造業整體實現提質增效、產業升級。

  筑牢數字經濟發展基礎

  針對兩化融合,《規劃》提出五個任務:一是培育新產品新模式新業態。二是推進行業領域數字化轉型。三是筑牢融合發展新基礎。四是激發企業主體新活力。五是培育跨界融合新生態。

  三個《規劃》在企業主體和生態建設上有一定的共性,除此之外,《“十四五”信息化和工業化深度融合發展規劃》針對產業新發展、融合發展和基礎建設做了進一步安排。實際上,市場期待兩化融合帶來的變化正是前兩者。其一,培育新產品新模式新業態,通過信息化和工業化深度融合催生新的產品模式業態能夠拓展市場邊界,做大數字經濟市場蛋糕,從單純集約式增長向外延式增長轉變。其二,數字經濟是融合經濟,在催生新事物同時不能忽視原始的賦能和融合。應該注意到,當前雖然全行業都在講數字化轉型,但真正做到深度融合的并不多,數字化轉型離最終完成還有不小距離,繼續推進傳統工業數字化轉型是兩化融合的重點工作。除此之外,作為數字經濟發展的基礎性工程,數字基礎設施建設的進程不能停止,只有超前的基礎設施建設才能保證數字經濟的持續穩定發展。

  但同樣要認識到,兩化融合還有兩大挑戰:一個是人才瓶頸,企業數字化轉型需要技術,更需要運用技術的人才。當前數字化人才并不充裕,并且人力成本較高,推進數字化轉型面臨“人財”的雙重緊缺。另一個是存在能源瓶頸,提高自動化水平將帶來能耗增加,數據要素流動同樣消耗能源,如何在實現數字化的過程中降低能耗,是未來制造業需要解決的問題。

  良好的頂層設計還需科學有效的實施。筆者認為,數字經濟發展有自身的發展規律,只有掌握了底層發展邏輯才能對發展階段進行精準定位,對發展路徑進行科學選擇,從而在實施的過程少走歧路、彎路,更好地實現數字經濟產業良好發展。

中證網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證券報·中證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證券報、中證網。中國證券報·中證網與作品作者聯合聲明,任何組織未經中國證券報、中證網以及作者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凡本網注明來源非中國證券報·中證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更好服務讀者、傳遞信息之需,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本網亦不對其真實性負責,持異議者應與原出處單位主張權利。
办公室双腿打开揉弄在线观看,中文字幕人成乱码熟女免费,久久大香伊蕉在人线免费,国产在沙发上午睡被强